好想,找一個可以說心裡話的人

王爽 2020/11/17 檢舉 我要评论

很喜歡這幾句歌詞: 我有一簾幽夢,不知與誰能共,多少秘密在其中,欲訴無人能懂......恰如此刻的心情,經歷過人生的沉沉浮浮,真的累了,但心情不知對誰說,說了也沒有人懂。

這是一個看不透的社會,即便你長著「火眼金睛」,可以看到千里之外,但不能看透一個人的心。居心叵測的人多了,可以互訴衷腸的人少了。每天出門,看到街頭熙熙攘攘的人流,但和誰說話,說什麼,大家都彼此戒備著,即便遇到可以信任的人,別人也沒有心思聽你傾訴,會覺得你很煩。

好想,找一個可以說心裡話的人。面對面坐著,關掉手機,一起聊聊天。心中的秘密,可以說出來,不會被嘲笑,不會被敷衍。很累很累的心,慢慢釋然......

人到中年,越來越沉默,心事無人能懂。

人到中年萬事休。上有老下有小,扛著壓力往前跑。走了很久的路,腳都酸了,腳踝都腫起來了,心都涼了,但是還要繼續走下去。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知天命,一晃就是三十年。人生有多少個三十年?過了中年,就老了,都說,「熬過這一陣子,就好了」,但是歲歲年年煎熬著,何日是個頭?真的好心疼自己。

一群中年人聚會,總有那麼幾個人,在一旁,沉默無言,聽別人說話,然後自己什麼都不說,只是看著別人,然後找藉口離開。聚會到最後,都發現沒有幾個人了。越來越不想聚會,大家在一起吃吃喝喝,真的浪費時間,也不能說心裡話,喝兩杯酒,心情反而更加鬱悶。

總會看到一些中年人,一個人在街上走著,臉色是凝重的,或者面無表情。和人打招呼,都是隨便說一句「嗯,好,啊」。看是敷衍別人,其實是不想和別人說話。在中年人的世界裡,懂你的人,不說也懂得;不懂你的人,說什麼都不必要。

還有的中年人,在熬不住的時候,找一個沒有人的角落,蹲下了默默流淚。釋放了心情的壓力,然後擦乾眼淚,舒一口氣,回家。不管怎麼樣,不能把最軟弱的樣子帶回家。

沉默的中年人,總是心事重重,但學會了忍耐,想要說話的時候,忍住了,或者把到了嘴邊的話,都吞回去了。越來越不合群,周圍的人再多,都不能說心裡話,不如一個人自由行走。

找一個可以說心裡話的人,好難。

讀者阿珠向我傾訴,他說,「一個人憋得很難受,好想找一個地方,躲起來。」他年過三十,有兩個孩子,去年在城裡買了房子,欠幾十萬。上個月,他的母親病了,可是他身無分文,不得不厚著臉皮到親戚朋友那裡借來五萬多塊錢,把母親送進了醫院。一邊是賺錢的壓力,一邊是照顧父母需要時間。未來的路,該如何走下去,他很迷茫,但不得不拖著疲憊的身體前進。

他和我聊天的時候,一個月都沒有踏踏實實睡覺了。白天上班,夜裡在醫院陪著母親。他的妻子在外地工作,也是為了賺錢還債,不能辭去工作來照顧婆婆。這個家庭,需要錢,沒有誰活得容易。

我理解阿珠的累,但他始終只是和我談一談生活,不說心裡話。我知道,人與人互相戒備著,他對我不是很瞭解,不願意敞開心扉說話。我只能為他祈禱,希望一切都儘快好起來。一家人,健健康康就是福氣,即便工作累一點,但也沒有關係。

找一個人說心裡話的人,無話不說。這樣的人,是知己,是心有靈犀的人。可以在你說話的時候,陪你流淚;可以在你最苦的時候,陪你奮鬥;不管你說什麼,都會懂得,從來都不會誤解你,不擔心以訛傳訛。可是這樣的人,在哪裡?

總要學會與自己和解,學會與心對話。

其實,真正理解自己的人,就是你自己。可以說心裡話的時候,是自言自語。一個人對著大山吼幾句,把心中的怒氣吼出來,把委屈吼出來,聽到大山的回應,你也會淚流滿面。

這些年,風風雨雨走過來,最不容易的人,就是自己。可是誰真正心疼自己呢?身邊的人,說什麼,反而會覺得你是在發牢騷;網路裡的 人,誰又能真正相信;朋友那麼多,可是你落魄的時候,才知道他們都不會陪你;父母真心期待你變好,但是父母慢慢變老了,又怎麼忍心讓他們繼續擔心你。

真的很多心裡話,都擠壓在心裡,那就學會與自己和解:卸下生活的壓力,一個人獨處,慢慢回憶過去的點點滴滴,痛苦的,都放下;愉快的,都拾掇起來,回憶一遍,臉上就有了笑容。忘記時間的走,靜靜地坐著,或者獨自走著,聞一聞花香,聽一聽流水的聲音,看一看風吹過樹葉的樣子。

真的心事沒有人懂,那就學會與心對話:常常問一問心,為什麼那麼累?累的時候,讓自己小憩一會,調整心態。常常告訴自己,一切都會好起來的,給自己加油鼓勁。告訴自己,把所有的心事放下,心裡的話,當成一種秘密,留存在心底。

誰都活得不容易,誰都需要別人懂,誰都有心事無處訴說。大家都一樣,不必自艾自憐。看看周圍的人,也有人活得比自己更累,這樣想來,心就釋然了。

其實,我們都想找一個可以說心裡話的人,欲訴有人能懂,累了有人依靠。

用户评论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