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什麼時候長大的?可能就是:從做錯什麼事都有人幫你兜著,到現在都只能自己獨自扛

好友趣 2021/04/10 檢舉 我要評論
 

@兴风作浪的姐妹吐槽婚姻瑣事,分享愛情感悟。在這裡,我們一起傾訴,一起成長,做自己的女人超美!我是好友趣,雖素未謀面,卻可能是最懂你的那個❤❤

 

那個冬天,爸爸查出胃癌,媽媽一蹶不振,我每天奔波在醫院、家和學校之間,還要照顧哭鬧的妹妹弟弟。累得精疲力盡,從來不敢哭,怕弟弟和妹妹問,怕影響媽媽。有一天深夜給爸爸送飯,弟弟和妹妹不敢在家,苦苦哀求我帶他們一起看爸爸。我背著弟弟,牽著妹妹,妹妹把爸爸的飯盒緊緊抱在胸前,怕涼了。

我們踩著薄薄的積雪,咯吱咯吱地走在昏暗的路燈下,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等我們走到醫院,弟弟竟然趴在我肩上睡著了。妹妹主動說要給爸爸餵飯,讓我再背一會兒弟弟,免得他睡醒來哭鬧。我站在病床邊,背著弟弟,看著年僅7歲的妹妹笨拙的,一勺一勺的給爸爸餵飯,突然忍不住落淚。

那一刻我知道,我再也不是小孩子了。我的童年連同少年,都隨著那晚的眼淚流走了。

那年,我初二,十四歲。

當時我們圍坐在杭州的一個青年旅社玩遊戲,不知道誰提出了這個問題:你是什麼時候張大的?

圍著大紅色的圍巾、留著齊耳短髮、笑起來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的江江,第一個說起了這段往事。

我坐在她身邊,十分自然的抱了抱她,她在我耳邊悄悄說「其實早點長大,並非壞事」。之後,我們都沉默了一陣子,大家陸續開始講自己的故事。

我知道自己不再是無憂無慮的孩子的那一天,也是深冬。

記得我們踩著厚厚的積雪一起去上學,我出門前把圍巾胡亂纏繞在脖子上,她總會快步追上我,輕輕幫我把圍巾解下來,再認認真真一圈一圈圍好,然後在脖子後面打結。

「要圍就圍得好看點。」她一邊打結一邊說,嘴裡呼出白霧,纖細的手被冬天的寒氣吹得通紅。

是的,她總是那麼愛美,而我一副邋遢的樣子,一點都不像她的妹妹。

我升高一的那年,她大學聯考失意,決定再補習一年,於是我沒有如願以償的住到學校宿舍,而是和她一起在學校附近租了一個不足5平米的小房子,陰冷潮濕,連一絲陽光也照不到,我們每天要自己生爐子,自己做飯。

我記得我蹲在地上揀菜,手指凍得僵硬。

她帶著手套在院子裡舉起斧頭打炭,劉海被風吹得東倒西歪,細碎的煤渣濺到身上,她很仔細的拂乾淨,整理好劉海,繼續打炭。

每天晚上她提著紅色塑膠桶去房東家接水,然後彎著腰往回提,走到院子中央換一次手。等把水提回來,便立即湊到火爐上烤,不停的來回搓著,喊冷。

但是她從來不讓我幹這些活,她說我力氣小,耽誤事兒。

屋子裡唯一一個小桌子,是房東送的,她囑咐我在上面寫作業,我不專心的時候會挨駡。可是她在哪裡學習,我真的想不起來了。

也許是坐著小凳子,趴在床邊寫吧!

那一整年,我們都吃什麼我不太記得,肯定是她做得,我負責洗碗。

有一個姐姐,好像她就是生活中的將領,你無需思考,即便非要和艱苦的生活作戰,也跟著她就好了。

但是我記得我們吃了很久的煮掛麵。

我不喜歡吃掛麵,冬天菜貴,大部分時候用只放一點點鹽,毫無味道。可是當時她負責生活費,買什麼都是她決定,我手裡的錢一個月也只有十幾塊。我想吃別的東西,在外面吃餐館是不可能的,也知道家裡困難,很少開口向她懇求,好像知道開口了也不會有結果,只是看到別的同學放學後到小餐館吃飯暗暗羡慕,甚至看到別人泡面都羡慕。

一天放學之後,我們照例回到租來的小屋,她開始找木材和炭生火,讓我把掛麵取出來。我慢騰騰的打開小櫃子,取出了掛麵,把作業攤在小桌子上,在心裡盤算著怎麼說出口:我不想再吃掛麵了。

我幾次欲言又止,後來還是將積攢了好幾個月的勇氣放在心口,說:

「姐,我們以後能不能煮速食麵,掛麵一點味都沒有!」

她點了好幾次火,可是風向不對,火著了又熄滅,屋子裡到處都是煙,她嗆得直咳嗽,心情也不好,有點生氣地訓我:

「你咋這麼不懂事呢,你不知道速食麵貴?爸和媽掙錢難,你不能這麼自私!」

也許是太冷了,也許是太嗆了,也許是作業太難,我突然覺得十分委屈十分生氣:「你每天還喝牛奶,還做牛奶面膜,你怎麼就不想爸和媽?還說我自私?」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